The premier destination for premium products

毕加索第一任妻子—奥尔加·桑德拉柯克洛娃

1
奥尔加·桑德拉柯克洛娃

 

1891年,奥尔加出生在一个俄国贵族家庭。不顾及父母的反对,凭着她对芭蕾舞的热爱,她毅然投身芭蕾舞事业,成为一位舞者。

1917年5月18日,奥尔加在罗马出演谢尔盖·爱森斯坦(Sergei Diaghilev)和另外两人出品的芭蕾舞剧——“天堂”的开幕。当时,毕加索为这部芭蕾舞剧设计了戏服和布景。他们就是这样遇见对方。
毕加索和奥尔加,1917年
毕加索和奥尔加,1917年

 

遇见毕加索之后,奥尔加便离开了芭蕾舞团,跟随毕加索一起回西班牙。毕加索带奥尔加回家,介绍给他妈妈认识。一开始,他妈妈并不希望他娶一个外国人为妻,于是毕加索把奥尔加画成一个西班牙女孩——《戴着头纱的奥尔加》,送给他的妈妈,希望能得到她的祝福。
戴着头纱的奥尔加,1917年

毕加索的妈妈曾告诫奥尔加说:

我的儿子生来就只会为自己,而从不会为别人,没有女人和他在一起会得到幸福的。

回到法国后,他们居住在位于巴黎郊区的一个名为蒙鲁日的地方。在那里,毕加索又继续疯狂地工作,常常没日没夜地画画。名画《手扶椅上的奥尔加》就是在这里创作出来的。

《手扶椅上的奥尔加》,1917年

 

毕加索的朋友们都不鼓励毕加索和奥尔加结婚,因为他们都不看好这段婚姻,认为这终将失败的。然而,艺术家没听取任何人的意见。

1918年7月12日,毕加索和奥尔加在俄罗斯东正教大教堂结婚。佳吉列夫,阿波利奈尔,科克托,马蒂斯都见证了这场婚礼。

当时,毕加索确实一心一意想要跟奥尔加白头偕老的,他们在结婚契约上签署:

所有夫妻双方的财产是共同的,包括所有的画。
毕加索和奥尔加,1918年

就这样,奥尔加成为了毕加索夫人。当时,毕加索的立体派绘画为他赚了不少钱。婚后,奥尔加过着极其奢侈的生活。她常常买昂贵的服饰,去高级的餐厅用餐,每天参加各种由社会名流举办的晚会,舞会。受奥尔加的影响,毕加索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为自己定制高级的礼服套装,在口袋里放一只金表,伴随着奥尔加,从不错过任何一个晚会或派对。就这样,他们进入了巴黎的上流社会。

奥尔加并不欣赏毕加索所作的立体派绘画,她跟毕加索说:

我想要从画中能够辨认出我的样子。

毕加索与她相爱的期间,踏入了他艺术生涯的另一个阶段——新古典主义,他创作了大量以奥尔加为题材的肖像画。

《奥尔加肖像》 1917年

《奥尔加》 1917年

《奥尔加肖像》 1918年

《斜站着的女子(奥尔加)》 1919年

《奥尔加肖像》 1919年
《坐着的舞者(奥尔加)》 1920年

《奥尔加在写字》 1920年

《奥尔加坐在椅子上阅读》 1920年

《奥尔加肖像》 1920年

几年之后,毕加索开始厌倦这种无日无夜,毫无疑义的社交生活,潜在他精神里的那种,属于艺术家的不羁性格,慢慢不能再适应热爱高雅和循规蹈矩生活的奥尔加。对他而言,这种生活渐渐沦为一种束缚。一方面他爱着奥尔加,但另一方面他更想过自由的生活。
《奥尔加肖像》 1921年

1921年,他们唯一的孩子保罗(Paul Picasso)出生,40岁的毕加索第一次成为父亲,心情激动又兴奋。往后,毕加索创作了大量母亲和孩子的画作。
《母亲和孩子》 1922年
《奥尔加和孩子》 1922年

奥尔加疼爱孩子接近疯狂的地步,因为当时,她已经感觉到她和毕加索之间的感情出现了裂痕,毕加索已经慢慢地把注意力转移到他原来的精神世界,在他们之间似乎有了一堵无形的墙。她希望孩子的出生,可以修补这个家庭的点点裂缝。

《保罗在画画》 1923年

《保罗肖像》 1923年

《女人肖像(奥尔加)》 1923年

《穿小丑服的保罗》 1924年

《穿小丑服的保罗》 1929年

 

即使毕加索因为孩子的降生感到十分愉快,他们的关系却已经回不去从前的模样了。面对着已经改变了的丈夫,奥尔加失去了耐心,她变得焦躁,常常无休止地喝咖啡,生毕加索的气。

1927年,毕加索邂逅了17岁少女玛丽·泰雷兹(Marie Therese),瞒着奥尔加一直和她发展地下恋情。直到1935年,奥尔加从朋友的口中得知了毕加索出轨的事情,并知道了这位玛丽已经怀孕了。一气之下,奥尔加带着保罗离开了毕加索,搬到了法国南部,要跟毕加索离婚。基于他们婚契的内容,若离婚资产(包括所有作品)双方各分一半。显然毕加索不愿意这样做,他拒绝了离婚。
《女人头像(奥尔加)》 1935年
《带着帽子的女人头像(奥尔加)》 1935年

 

因此,他们分居了,但并没有正式离婚。往后的日子,奥尔加对毕加索每一段新恋情都仍然感到深深不忿。给毕加索的信里,她用饿语,西班牙语和法语来责备他,还寄给他伦勃朗或者贝多芬的肖像,告诉他:你永远不可能像他们一样伟大

1955年2月,经受了病魔长期折磨的奥尔加去世了。而毕加索终究没有出现在她的葬礼上。

多年后,奥尔加的孙女回忆道:

“…她总是用很好听的俄语给我们讲故事,但她从来没有在我们面前抱怨过毕加索半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