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premier destination for premium products

Home

陶瓷,毕加索留给世人最后的财富

 

1946年,毕加索到法国巴黎出席画展开幕式,在开幕式结束后,他应朋友的邀请来到法国南部著名的制陶小镇瓦洛里斯参加一个陶瓷展。在陶瓷展上,他对当地著名的陶艺大师苏珊 哈米耶的作品十分欣赏,展览结束后,苏珊夫人邀请毕加索到她的陶艺坊去参观,当时,毕加索随手就捏了三个陶瓷。次年,毕加索在巴黎参加完画展后,他想看看当时在马杜拉做的那三件陶瓷烧制出来的效果,于是,他带着马蒂斯和夏加尔一起来到马杜拉。毕加索看到那三件作品烧制出来的效果后,他当场就决定留下来,这一留就是近三十年。

在毕加索看来,他深怕过了上万年后,他的油画会因为年代的久远而腐蚀,而陶瓷,只要烧制稳定后,它就可以永久保存下来。因此,在毕加索艺术创作的最后三十年里,他把主要的创作精力用在了陶瓷创作上。毕加索和马杜拉陶坊的团队花了20多年时间再创作这批陶瓷,研究如何用最好的泥料,最好的釉彩,让陶瓷永久保存下来。据统计,从1947年-1971年间,毕加索创作了4000多件陶瓷作品,而在这4000多件作品里,他挑选了633件作为限量作品,每件从25件到500件不等。

在毕加索三十年的陶瓷创作中,主要分为三个阶段:平涂时期,立体主义和塑陶时期。

在平涂时期,毕加索把法国南部一带常用的瓷盘当作画布,将他生命中重要的山羊,斗牛,人物等形象描绘在盘子上。值得一提的是,毕加索在这个时期创作的很多作品均是用中国毛笔画的。据悉,张大千先生当年在拜会毕加索时赠送了一套中国毛笔给他,他很快能理解毛笔的特点,用它绘画出富有生命力的线条,创造出一个个富有东方韵味的作品。

在陶瓷创作的第二个时期,毕加索将立体主义运用到陶瓷的创作中,许多在油画中经常看到的立体主义代表亦出现在他的陶瓷中,《杰奎琳在画架旁》就是典型的例子。在这个时期,他甚至在传统的器型中,对罐子进行改动,变换出各种猫头鹰,女人体作品。

到了第三个时期,也是毕加索陶瓷创作中最重要的时期,他尝试自己塑造雕塑造型,进行真正的陶瓷创作。《戴着花冠的女人头像》,《猫头鹰》《脸带笑眼》,均是这个时期的代表作品。毕加索将雕塑,绘画与制陶融为一体,用火创造了一件件绝世精品。在这个时期,火成了毕加索新的创作挑战,他要征服火,驾怒陶瓷在不同温度变化中呈现出的神奇效果。

近年来,毕加索的陶瓷受到市场的强烈关注,毕加索的儿子Claude 在伦敦皇家艺术学院、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举行了父亲的大型陶瓷展,法国,马德里,罗马等世界权威博物馆纷纷举办毕加索陶瓷专场。苏富比欧洲的负责人表示:“毕加索的陶瓷为收藏家提供了一个拥有艺术家原创作品的机会。很多买家都会被这些作品所吸引,因为每件作品都有非常明显的’毕加索’符号,满足了当初毕加索希望’任何人都可以拥有一件他的作品’的梦想。”